18歲大學姐妹花

18-1 不装处女

我跟静是新亚国际学院对外贸易专业的大一新生,这所学校是所私立三本院校,所以学费很贵:一年两万八。老实说我家穷但是绝对不富裕,父母为了完成培养出一个大学生的愿望才把我送到这里,其实我一点都不喜欢这所学校。另外我觉得两万八实在太贵,高中三年高强度的学习只换来一个给人掏钱的机会,我心里很不爽。

静儿是我的室友,长得白白净净,有点弱不禁风的感觉,有一双像是邻家小姑娘般温顺的大眼睛。宿舍是双人间,所以我们很快成了无所不聊的好朋友。女孩之间的话题无非就是男女恋爱等等,尤其是熄灯后夜话的时候,我们越来越聊得开放,就自然而然聊到性的话题上来。我得知静儿14岁就不是处女了,跟初中一个同学晚上喝酒后俩人去男孩家过夜,那晚疼得静儿死去活来,但是后来男孩跟她做的次数多了,她才开始慢慢明白男女之事的美妙。18岁那年静儿跟高中另一个同班同学搞到了一起,但是这个初中同学还是没断,直到有人告密,俩男生还为了静打了一架。从此她就跟他们都断了来往,专心考大学,最后还是考到了这个外地三本。

我是在18岁,考完试之后同学聚会上有个班里很帅气的男生跟我表白,我脑子一热就答应了,第二天约我出去唱歌晚上就去酒店开了房,我们明白也许等通知书一下来就各奔东西,所以抓紧时间享受压抑已久的欲望。那晚上他是第一次我也是第一次,但是进行得异常顺利,他很不错,没让我太疼,我们后来每天都做,他喜欢射我嘴里,我也慢慢开始喜欢上了他的鸡巴。疯狂了一个月之后,通知书下来,我只跟他发了条短信:“是时候分别了,再见。”就拎着行李来到了这所陌生的城市。

静和我对性这件事的看法是一样的:人生得意须尽欢,趁着年轻,能多做就多做。所以我们约好,大学四年一定要尽情做爱,尽情享受青春。

18-2 男朋友

由于我跟静都非常漂亮,静像楚楚可怜的小白兔,而我则像是风情万种的玫瑰花。我们两个并称国贸专业的两朵班花。没多久,我们就收到许多男生的追求,甚至还有别的学校的男生。我跟静都没找本校的,原因很简单,我们不想陷入太深,又一次我跟静说,男人只是提款机,解闷的出气筒,玩玩就甩了吧。静说“好啊,那我们大学就一起玩四年男人。”

静开学不到一个月就找了个男朋友,跟我们一条马路之隔的水利学院的一个戴眼镜的男生,看着挺文静的。后来静跟我说他其实很好色,他笔记本里一大堆黄片,第一次见面就摸了她的奶子。我逗静说,他在床上如何?静说很棒,像换了一个人,像一匹种马一样,不知疲倦,一晚上三四次,她都有点受不了了。我说这么极品的男人改天让我也一块爽爽,静看着我的眼睛,一字一句问我:“真的想么?”我看她认真起来,也不服输的说:“当然,不是说好了我们要一起玩男人的么?”

18-3 双飞

那天静把他男朋友叫到我们宿舍,让他趁着天黑偷偷从后面爬窗户进来(我们的宿舍在二楼,一楼是水房,有防盗窗可以爬)

我看见他男朋友吓了一跳,那时我正在床上只穿着内衣看书,赶紧用被子盖住了身体。静介绍我说,“她就是我最好的朋友娜娜,这我男朋友。今晚他们宿舍关门了,我让他在这里借宿一晚。“我看见他虽然有点不好意思移开了目光,但是眼角还是偷偷瞄向我这边。

晚上熄灯后我们简单聊些不着边的话题,他们就睡在静的床上,开始还很安静,后来我听到男的在摸静,一定是把手伸进了静的内裤里,爱抚着静的小穴吧,我似乎听到了水声,他们的呼吸越来越重,后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,应该是把衣服都脱光了。借着月光我能模模糊糊看到对面床上一些轮廓。静儿双手环绕着男孩的脖子,两人在那交换着唾液。男孩不停地在静儿的胸上,腰上,还有下面摸着。不久,男人就掰开静的双腿,干脆给静做起了口交,虽然声音很小,但是晚上很安静,舌头舔小穴的声音非常清晰。我感觉我的双腿之间也湿了,不禁用手去爱抚自己的小穴。

静儿跟他越来越无所顾忌,男人终于挺起肉棒,叱得一声插入了静紧窄的密穴。他一上来就猛干静儿,静紧紧咬住牙关不让自己叫出来。随着他疯狂的抽插,我也疯狂的爱抚自己的阴蒂,我能感觉到我的下面蜜汁就像自来水一样流个不停,可是我也很想有男人插入,就像对面那个男人一样,疯狂地干我,插我。我咬住被角,忘我的自慰着,直到几乎跟他们同时到了高潮。

房间里只剩下我们三人的喘息声,忽然,静儿问我:”娜娜,睡了么?“我回答”没有。“静儿说:”那你上来,我们一起玩吧。“我心里一震,没想到静儿真的这么开放。我忍受不了这种诱惑,赤身裸体下到地上,我都能感觉到对面床上两双饥渴的眼睛火辣辣的盯着我,我想,我的的身体在月光下一定非常性感吧。我爬上了对面静儿的床,静儿在我耳边轻轻道:”娜娜,我跟我老公一起干你。“然后又到我的身后,把我推向了他的男朋友。我感觉到男孩的肉棒紧紧顶住我的小腹,静儿温软的身体贴上了我的后背,一向以淑女形象示人的她此时狐媚得说出了咒语:”老公,今晚你可以对我们两个人为所欲为哦。“然后我们三人就像着了魔一样,疯狂的亲吻对方的身体,爱抚对方的生殖器。吸允对方的所有体液,我甚至在舔男孩鸡巴的同时让静儿舔我的小穴,那种感觉美妙极了,整个人都陷入了情欲的漩涡。我一翻身骑坐在男孩身上,把他的鸡巴插入了小穴,摇动我的腰,静儿则跪坐在我对面,把逼暴露给下面的男孩,跟我面对面,我们比谁更淫荡,相互玩弄着对方的乳房,舔弄着对方的身体同时爱抚着胯下的男人。

男人那天晚上在我身体里射了两次,在嘴里射了一次,插了静儿两次,第二次射到我的脸上。

第二天他说,那晚他差点被我们两个干死。

后来,双飞就成了我跟静大学四年的经常一起做的事之一。

喜欢就顶一下!!!


 评分

 相关推荐

广告联系:Wosjeowiesjkskosskehdiid@gmail.com 网站地图